Даша

爱情 不在于怎么想 而在于怎么做

【盾冬】甜草莓(芽詹,双向暗恋)


布鲁克林的夏天,总是在温热中夹杂着湿气。即使是在深夜,星光也会把大地映得一片明亮,令人烦躁。
詹姆斯巴恩斯把手里攥紧的石头子狠狠砸向远处的一家商户的橱窗,里面摆满了绣着蕾丝花边的昂贵女装。它们心安理得的日复一日在橱窗里与灰尘作伴,却吝啬对贫苦妇女的垂怜。史蒂夫紧跟在詹姆斯后面默不作声,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刚刚失恋的伙伴。他只好把瘦小的身子缩了又缩,仿佛闷热的空气里蹿动着一股寒流。
已经半夜2点了,两人谁也不说话,闷声不响的走在街道上。
这又能怪谁呢,史蒂夫心想。他的巴奇肯定是在为那个姑娘朵朵生闷气。那个为了虚荣心嫁给了珠宝商二儿子的朵朵。她根本不配得到巴奇的爱慕。史蒂夫私下觉得,爱情有时是一种奢侈品,有时却一文不值。巴奇也许是在为朵朵的离开而难过,抑或只是想在无聊的生活中寻求一丝安慰。也许,巴奇想要从女孩子那里获取他想要的爱情。想到这里,史蒂夫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可这又有什么错呢,男人总是要和女性结合。他们的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也都是这样无一例外。可能终有一日他们两个也都会像普通人那样都会结婚生子,过上那种大家都所向往的平淡无奇的生活,每日为家中的主妇和流着鼻涕的小屁孩奔波劳累,每天为了赚几张钞票累的死去活来。可这些都与爱情,无关。
如果他们都有了孩子,史蒂夫心想着,詹姆斯突然跌坐在在前面一棵槐树下。史蒂夫急忙跑过去,却一面跑一面在心里默默的想象,将有了孩子的部分跳过,直接进入退休阶段。如果他有机会退休,他想在晚年的时候每天都跟他的巴奇一起喝喝咖啡,看看报纸。如果钱足够,他们甚至还可以一起去湖边钓鱼。
天上的星星更亮了。史蒂夫跑的有些喘不上气。詹姆斯坐在树的阴影里,星星点点的光亮洒在他年轻的脸上。他回头看着急匆匆跑来的挚友,连忙抱住他瘦弱的身板。史蒂夫喘了几次,终于平定下来。“听着,巴奇,别为那个姑娘难过,她不值得你。”“不”,巴奇说道,“我没有为那个姑娘难过,我只是,不想就这样困在这里,这个城市,这条街道”,巴奇吸了吸鼻子,定定的望向史蒂夫。“因为我并没有真正拥有过,哪怕是你。史蒂夫,我并不拥有你。”
史蒂夫坐下来,没有答复巴奇。两人并排坐着,詹姆斯伸出一条臂膀,将瘦小的身躯搂在怀里。这寂静的夏夜,有一阵风软软的困在两人周围,打探着年轻人的心绪,有一些早该彼此明了的秘密突然裸露在空气中。年轻的心灵在这一霎那间得到了些许的抚慰,就好像吃了一篮子酸草莓之后,终于吃到了一颗甜草莓。巴恩斯的大大的眼睛里有水光波动。
史蒂夫决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刚才的不愉快突然淡去。 在巴奇的怀里,他感觉无比心安,巴奇身上淡淡的香皂味细细钻进他的鼻腔,史蒂夫突然想起了妈妈每周日都晒在篱笆上的白床单和考的香喷喷的苹果派。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可是有巴奇的陪伴,史蒂夫愿意永远永远困在这里,即使他们无法拥有彼此,可是他愿意陪他一起吃完一篮又一篮子的酸草莓。

评论